言者自彬

爱全职,混省拟城拟,伞修or叶皓,自产帝魔bg,产原创的小透明

花吐症[帝魔]『五』

花吐症[帝魔]
『五』

王沪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进屋子的,她一头埋进床上的枕头,把围巾和口罩一把摘下扔到地上。

她无声无息地流泪,内脏的剧痛和几乎窒息的痛苦让她不得不大张着嘴,小小的蓝色的花朵上染上越来越深的血色。王沪几乎不能呼吸,不间断地吐花。

她泪眼朦胧地看着地上的花朵,痛苦地咳嗽了几声,血丝黏连在手心,她才发现不知何时自己的指甲划破了手心。

这又算什么呢?她想,心里那种仿佛整个胸腔被劈开,塞上一把烧的通红的碳的痛苦,比这个更胜百倍。

王沪把挂在脖颈上的香囊拽下来,狠狠握在手心。

她仰面躺在床上,嘴角不断涌出大堆大堆的蓝花楹,不断喘息着,眼睛里的光芒却明亮的刺眼。

王沪觉得自己像个孩子一样,边咳边貌似恶狠狠地说道:

“王玄安……咳咳……我……咳……平安唔咳咳咳……再也不给……咳咳咳咳……你了!”

她顿时觉得自己幼稚得可笑,谁他娘的稀罕你这些东西啊!

明明就是自己作践自己!

可是……

王沪绝望地想着……

我就是放不下啊!!

喉咙里像有一把钝刀一寸寸剐着,王沪痛苦地嘶吼,发现自己嘴角开始溢出鲜血……

她痛苦地捂住腹部,手指痉挛地插入裹着的毯子里,压制不住地尖利惨叫

一枝荆条吐出来,一朵深红似血的蔷薇花带着血珠粲然开放着,荆棘带着鲜血淋漓,有种诡谲的妖艳。

——

“呵,搞了半天,你们两个竟然把这件事瞒着我!”王京瞪大了眼睛。

“呵你个头,”王宁也急了,“你以为因为谁那丫头才会这样的!这丫头性子又闷心思又细腻,保不齐以前看到什么开始乱想!”

“喂喂,现在该想想怎么办吧!”王杭气不打一处来。

“姬金鱼草的花语是请察觉我的爱意。”王京思考着,“樱花是幸福一生一世,永不放弃,玛格丽特是暗恋。怎么看前两个和姬金鱼草八杆子打不到一块儿,那种性格反而像王沪!”

他眯着眼睛看着王宁,琥珀色的瞳色波光流转间让人有看着金色眼瞳的错觉。

“该不会是……王沪影响了我吧?”

王宁一愣,“不是没有可能……”

王京心一沉,“别的就算了,蓝花楹的花语我听着有点心慌。”

正当此时,在王沪院外站着没走的他们三人都听见了屋内穿出的惨叫。

那一瞬间王宁感觉真的看见了王京变成赤金色的眼仁儿。

王京一个转身,直接翻过围篱,冲进屋里。

王宁就拦下了王杭,“少进去打扰气氛,走吧,和大姐说一声今晚京爷儿也不吃了。反正还没过年呢,一顿而已。”

——

王沪呆愣地看着地上一大团荆棘和怒放的深红蔷薇,忽然听见门“吱呀”一声被推开了。

她反射性地向后退,怒斥道:“谁!滚出去!”

这时她才发现自己的嗓子几乎发不出任何声音,只能听到嘶哑的气音,而气流振动也带来了可怕的痛苦。

然后她就发现,自己应该直接动手把他赶出去,而不是仅仅用呵斥这种无力的方法。

“滚出去?”

王沪惊愕地抬头,看到王京阴沉的脸和步步逼近的身躯。

“你,怎么在这里!”她徒劳地冲他吼道。

谁都好,只要不是他就可以!

不要是他!

王京看着地上的深红蔷薇,面色稍稍柔和,也不在意让王沪发现自己得了花吐症,他把口罩摘下,色彩柔和亮丽的小黄花落在火红的蔷薇上。

王京摘下眼镜,看着王沪满是泪痕的,狼狈不堪的脸,然后强硬而温柔点地把她紧握的,僵硬的手指打开。

王沪这才从震惊中回过神来,急忙伸手去争夺,无奈自己跪坐在床上而王京一条腿跪在她腿中间,整个人往前倾,身高的压制和骨骼体型的差距让她根本够不到他手上的香囊。

王京打开那个玄色的香囊,看到里面的东西后惊讶地看着绝望地把头转向墙的王沪。

“呵,”他瞬间明白了,有些恶劣地故意俯下身子,看着王沪退到床脚,后背靠在墙上,然后低下头在她耳侧说道,“怪不得给不了我啊……”

王沪浑身一颤,把脑袋别得更过去了。

王京觉得王宁真没说错,他以前怎么没发现王沪这丫头这么萌。

“深红蔷薇,嗯?”王京看着她大衣上的血迹,微不可查地皱眉,“只想与你在一起是吗?”

王沪整个人颤抖得像抖筛子,为什么……

为什么……

王京一手握住她下巴,鼻尖对着她的鼻尖,强行对着她的眼睛。

“小云间?璃莘?”

王京一点一点冲过去,看着王沪一点一点变红的脸庞心情突然好起来了。

“吐过一趟就够了,继续吐也挺疼的。”王京笑,“要不就这样停了吧,嗯?这么痛苦我看着心疼啊媳妇儿。”

王沪迷茫地看着他,只感觉王京用指腹一点点抹去她眼角的泪痕。

然后她朦胧的视线里,看到王京放大的脸庞,还有……

嘴唇上温暖的触感。

——
对不起我就这样拉灯了━┳━ ━┳━

——

“啥子?”王川惊讶地看着王京,“清淡不刺激的菜?”

八目相对,王京看着王川、王湘、王渝,觉得自己想的太简单了……

“算了我自己来。”王京扶额。

当他推开自己屋子的房门,果不其然地看到被他从屋子里裹着毯子抱到自己屋的王沪还趴在床上沉沉地睡着,把自己裹成一个毛毛虫。

“醒醒,丫头,吃点东西。”王京温柔地拍拍她的脸颊,“吃了再睡。”

王沪最近累惨了, 又被王京折腾了一通,像只猫儿一样哼哼几声,不肯起来。

王京就突然想到刚刚王沪哭泣着低吟,发出低涩气音的样子,像只无力脆弱的小兽。

他眸子变得深邃,“丫头,你要是再不醒……”

“我吃。”王沪猛然睁开眼睛,眼角的红色还没有散去,她低垂着眼帘,难得温顺地靠在王京身上,一口一口地吃着烧得软糯的白粥。

王京耐心地喂她吃完,然后帮她掖好被角,“我去找王苏和王浙,马上就回来,你先休息吧……”

不知道是不是太累的缘故,王沪点点头,很快就靠着枕头睡去。

王京在灯光下看着她的睡颜,很快决定聘礼什么的明天再说,今天就该好好陪媳妇儿。

关灯,睡觉。

还有,蔷薇花明天他可得好好留着,最好做成永生花……

嗯,王京为自己的智商点个赞,然后把王沪搂在怀里。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