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者自彬

爱全职,混省拟城拟,伞修or叶皓,自产帝魔bg,产原创的小透明

花吐症[帝魔]『四』

花吐症[帝魔]
『四』

五天后,王沪戴着严严实实的口罩,上了专门包的高铁。

“没办法了宁姐,现在只能搞特殊了。”她无奈的解释,“难不成让别的乘客看到一个嘴里吐花的女人吗?会吓死人的吧!”

然后她一撩口罩,把一嘴蓝花楹吐到垃圾桶里。

“我和大哥大姐说了,你感冒咳嗽身体不好,嗓子也哑了,今晚估计到自己院子里随便吃一点,不和大家吃了。”王宁很体贴地说道。

“大哥大姐怎么说?”“有点着急,让你好好休息注意身体,要是真冻得厉害了就到北京多住几天,蹭暖气。”

“还蹭暖气?”王沪觉得自己嗓子有些发涩,“算了吧。”

她以前就觉得王京喜欢王宁……
王宁是她姐姐,从小和姑苏一起把她带大的姐姐。

而且她没有错,因为她什么都不知道。
王京也没有错,他喜欢他的。

错的是自己……明明知道不可能还是不肯放弃。

“就这样吧。”王沪黯然,“先挂了,不用担心。”

——
“那丫头上高铁了。”王宁瞥着王京,“你打算怎么办?”

“该怎么办怎么办咯。”王京看着自己掌心的樱花,“说起来,我还有些虚,万一……”

“我说王玄安,”王宁双手环胸,“你倒是拿出你打嘴仗的架势啊!现在怂可没人救得了你了!”

“好好好!”王京眯着眼睛看她,“老子终生大事好吗!”
“说起来要不是你自己蠢,你的终生大事早办了好吗!还用得着连累我家小云间吗?!”

“连累?”王京一挑眉,“什么意思?”

王宁一捂嘴,心想差点就把王沪也得花吐症的事儿漏出去了!王京那么精明的一个人,给个一就能猜出十来!

“当然是你连累我家小云间那么久都没嫁出去!”

“要是你家小云间根本不中意我你又该怎么办!”所幸王京被这个话题带过去了,王宁松了口气说道,“你傻啊你!小云间那么闷的一个性子,你抓紧时间多追追就行了啊!”

况且人家本来就对你有感觉!追个两三次保证成了好吗!

腹诽归腹诽,说她还真不能说。

王京微微皱眉,盯着王宁看了一会儿,“好吧。”

为什么他总觉得哪里不太对……

感觉,王宁很笃定啊……

王京沉思,不过么,他认准了的人,一定能追到手。

——

王沪下车后就开始感慨上海结界的强大,北京这温度……

冻死城了!

她把绛红色的羊绒围巾围得更严实了,半张脸埋进围巾里,然后拦下一辆出租车去王家。

王沪穿着一件米色的大衣,白色的长袖圆领衫和乳白色的短裙,加绒的黑色打底裤配上绛红色的靴子,头发也不如往常一样梳成高马尾,就这样让她那头长得惊人也美得惊人的头发披散着。

总之,在门口等着她的王杭看了半天才确信这是他妹子。

“你……”他迟疑,“是受了什么刺激?”

不能怪他,这丫头一到冬天万年男款大衣风衣黑白灰藏蓝藏青轮着穿,鬼认得出来啊!

“没有哦,真是抱歉!”王沪用眼睛斜他,脱了靴子踩着棉鞋,“我去自己院子了哈。”

“嗯,我顺路一起过去和宁姐说一声。”

王沪点点头,她嘴里的蓝花楹来之前刚刚又吐了一阵,感觉好了许多……

但是,症状越来越严重,喉咙的挤压越来越厉害,今天咳出的花瓣已经有星星点点的血丝。

王沪心一沉,也心一狠,不管怎样,一个月还早着呢。

王杭看着她表情变化莫测,最后在她素面朝天却依旧妍丽的脸庞上找到当年那份熟悉的妖邪与狠辣。

“小云间,”王杭有些心焦地揉揉她的脑袋,“不会有事的,我和宁姐还有姑苏他们都在帮你想法子。你可别先……”

他话还没说完,就看到王沪睁大了那双美丽的桃花眼,瞳孔骤然收缩,整个人僵硬在原地,抬起的脚步也顿在空中,原本就有些苍白的脸色瞬间刷白。

王杭顺着妹妹的目光看过去,整个人也僵住了。

然后他赶紧回头看王沪,只见她眼中的藏蓝色深邃如同黑夜一般,幽幽不见底,唇色也变得极其白。

然后他听见耳边幽幽地传来一句话,声音清朗。

“宁姐,京爷儿。”

——

王宁见时间还早,就打算和自家未来妹夫聊聊王沪小时候的事情。

逗得王京呵呵直笑,心想那个大写的魔女原来小时候这么萌,简直是个团子状的萌娃。

王宁觑着他的表情,打趣道:“我说,京爷儿,原来还水火不容来着呢,一晚上就这样了?小心那丫头看到你现在这幅傻笑的样子吓一跳。”

王京挑眉,“怎么?连笑都不许了?”他琥珀色的眼睛在镜片后看不清神色,只是语气里的那种说不清的感觉都弥漫了整间屋子。

“恋爱的酸臭味。”王宁代表广大单身群众进行批判,“还没成你就开始秀了!”

“爷还就秀了。”王京冷笑,“你想干嘛?”

王宁指指地上,“看不出来你心情好了就会换个品种吐啊!”

“啊?”王京也是一愣,然后低头看着那朵萌哒哒的小黄花。

“姬金鱼草。”王宁手速极快的搜好了,“请察觉我的爱意。大爷看不出来你还这么闷骚啊!还要别人察觉怎么行啊!”

王京黑着脸指着自己,“你觉得我想是那种确定了目标还等着别人先上的人吗?”

王宁想想,“好像也是哦。”

这性格……

怎么有点像小云间呢?

“妈呀!”王宁一击掌,“小云间应该快来了,走走走,去找她!”

王京挑眉,心情很好的样子,跟在王宁身后往王沪的院子走过去,一边在心里想象那丫头的院子会是什么样子的……

——

王沪话音刚落,王宁和王京这俩前后走的人就回头了。

然后不远处,在院子里等着自家姐姐的嘉定和宝山也出来了。

一看到王沪的脸色,嘉定立刻就反应过来了。

都是误会,一切都是误会啊!

然而并没有什么用……因为他不敢说出口。

王宁就看见王杭白了脸正对她使眼色,她才忽然发现自家妹子声音听起来还正常,脸色却难看极了。

王宁心中仿佛有一万只草泥马呼啸而过……

妈呀!妹妹脑洞甚大想歪了怎么办!!急!!!

王沪神色黯然,然后强打起精神对着王京点点头,连王京戴了口罩都没注意,径直往前走去。

王宁脸色难看的和王沪有的一拼,她着急得直跺脚,“怎么办啊!”

嘉定和宝山面面相觑,他们两个就别掺和这趟浑水了……找姑苏去讨一点吃的……

王京则深色不明地盯着王沪的背影,喃喃自语道:“带了口罩还把脸埋进围巾里,不闷吗?”

然后他眼里带有几丝不怀好意地看着王宁和王杭。

“你们两个是不是有什么事儿瞒着我,嗯?”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