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者自彬

爱全职,混省拟城拟,伞修or叶皓,自产帝魔bg,产原创的小透明

花吐症[帝魔] 『二』

花吐症[帝魔]
『二』

王沪一觉起来,看见里面被冻成一片整冰的窗户,突然发现室内的寒冷。

她打了个哆嗦,贴身的一件长袖棉毛衫对于抵御寒冷可以说是一点儿用也没有,于是她把自己缩进覆在被子上的绒毯里。

“这么冷啊……零下四度到六度,啧。”王沪浏览着手机,咳了几声。

王沪随意地瞥了一眼落在手心的白色小花,然后就僵住了……

洁白的花朵,嫣红的花蕊……

桐花万里……放眼望去就是一片雪白的长路,能美到令人目眩神迷。

油桐花,她小时候就在闽哥家见过的花。

——

王闽在小时候的王沪眼里,是一个皮肤相对于他们这些江南人稍许黑一些,寡言少语的男子。

他总是戴着一顶斗笠,长发低低地扎成一束马尾,眉眼英俊,会带着和她年纪相仿的王湾一起过来。

王沪总是怯怯地看着他,这个不爱说话,和她的王浙姐姐总是出双入对的男子。

她也知道,这个人大概是挺喜欢自己的,总是会带一些玩偶、油纸伞给她,也会把自己家的茶叶送给她。

“云间,”王闽和王浙牵着她的手,指着满地落花温柔地说道,“那是油桐花哦。”

王浙清丽的脸庞上飘过一片红霞,然后低下身揉揉她的头发。

“小云间呀,听说……”

“在油桐花下遇见的情侣,会相爱一辈子哦。”

——

王沪低垂眼睑,然后打了个电话。

“宝山,你和嘉定来我这儿一趟。告诉黄浦,最近我可能没法去上班了。”王沪开了空调,裹着毯子下床,一边走着一边留下一路的油桐花。

——
“哦,我知道了。”
宝山挂了电话,有些疑惑地看着端着早饭的嘉定。
她的五官极为明丽,线条纤细窈窕,像是山野中的一朵野樱。

“疁城,姐姐让我们过去一趟。”她对嘉定说道。

嘉定面容清俊,似苍翠挺拔的翠竹,他一愣,“沪姐有说什么吗?”

“她说最近没法去上班了,让黄浦处理事情。”宝山说道,她深思,“为什么让我们两个去呀?”

宝山常年守在长江口,她、嘉定、崇明是负责上海安全和军事的三个人,通常只有王沪要出国处理要事才会带上一个作为保镖。

一次带上两个人,这几乎是前所未有的事情。

宝山套上外套,拉着嘉定的手,“吃好早饭就去沪姐那儿!”

——

王沪坐到自己的梳妆台上,她曾经是十里洋场上颠倒众生的王大小姐,现在也是在世界商场上巧舌如簧的魔女。

虽然王沪平时穿男装,但身为一个姑娘,总是有自己的饰品的。

她静默地看着镜子里脸色苍白的自己,然后低头打开一个长条的锦盒。

里面是一支工艺极其精湛的白玉簪,雕刻着朵朵或盛开或含苞的白玉兰。

簪子边上是两个小小的锦囊。

王沪像是自嘲一样笑着,打开其中一个玄色的锦囊,取出一张折叠得极其规整细心的平安符。

上面的楷书,笔迹工整清秀,与王沪平时的书写风格截然不同,但仍然可以看出是她的笔迹。

王玄安……王京的大名。

那是她以前在龙华古寺的残垣断壁跪了两年得来的,王家那么多人,每个人她都求了整整一天,然后亲手放进自己做的锦囊里,缝在送到前线的军装左胸口的内襟里。

只有王京的,王沪将它与自己的放在一起,贴身带着。

08年,奥运会开幕式的那个晚上,他们聚在北京的王家主宅,和大哥大姐在一起看着电视。

她和王宁、王杭坐在一起,三个人说说笑笑,吃点菜喝点酒。

王沪酒量不错,但对于白酒一向没什么抵抗力,喝了一个钟头就有些吃不消了。

她冲王宁抱歉地笑笑,收到杭哥一个白眼,然后起身准备去厨房向大姐要一碗解酒茶。

贵哥的茅台,她真的hold不住。

早知道就问绍兴要黄酒了。

王沪有些晕乎乎地扶墙往外走,被地上的毯子绊了一下,一脑袋冲进一个人怀里。

王沪一只手撑着他的胸膛,刚想打声招呼,扑面而来的那股千年不变的气息让她一下子僵住。

沉檀龙麝,那是已经渗入到他肌理骨骼中的龙涎香。

王京一手圈住她的腰,一手扶墙保持平衡。他微微皱起眉,王沪身上一股酒气萦绕在他鼻尖,他收回撑着墙的左手,扶住她削瘦的肩膀,低下头在她耳畔询问道:“还能走吗?”

“嗯。”王沪蒙蒙地说道。

王京松了口气,虽然王沪酒量一般,好歹是个有分寸的。

王京把她的手搭在肩上,一手勾着王沪的腰,半拖半抱到客厅。

他把王沪放在沙发上,自己到厨房讨了杯解酒茶。

王沪头疼的很,将就着把解酒茶喝了,然后就感觉到王京坐在她身边。

王沪整个人都僵住了……

“王宁和王杭又灌你了?”王京用陈述句的口气说道,“你还就喝?”

“呵,难得嘛……”王沪笑着说道,“也无所谓。”

“说起来,有件事儿我一直想问你的。”王京推了推镜框,“之前冀哥和我聊天我才知道,那时候你给每个人的军装里都缝了一个平安符,真的?”

王沪一愣,“啊……是啊。”

“那我的呢?”王京琥珀色的狭长凤眼盯着她,“我回去以后从头到脚翻了几遍都没看到。”

王沪一愣,她压根儿没想到王京会提起这么久之前的事情……

而事实上,那个真相让她羞于开口。

那是她深深埋藏在心底的私心。

能让他的平安和自己联系在一起。

“算了。”王京似乎也觉得好笑,自己和这个比他矮一个头的南方妹妹关系一直不怎么样,互相呛声互相比拼,怎么会脑子哪根筋搭错了提起这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情。

——

王沪笑了笑,对着手上的平安符说道:“没有啊,你的那份一直在我这里啊!”

嘉定一推门就看到她的嘴里不断地涌出洁白的桐花。

“沪姐?!”嘉定惊呆了,“这是什么?!”

“就像你所看到的一样。”王沪一边吐花一边说道,“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她苦笑,“你当我想吗?因为暗恋一个人所以得了这么荒谬的病,就算不说也不能死,只会这样持续下去。”

“这……”嘉定内心几乎是崩溃的……

自己的傲娇女王属性的姐姐承认了自己有暗恋对象,我该怎么做才可以避免灭口,在线等,急!!!

“油桐花?”宝山走进来看到一地的花朵疑惑地看着王沪,“这花儿是怎么来的呀?”

“天知道,大概是病毒觉得我又开始准备谈恋爱了。” 王沪木然地看着手上的油桐花,“你们俩可别碰哈,好像会传染的。”

不过……

开始谈恋爱?

骗谁呢?

情窦初开,早就不适合自己了。

明明在几百年之前,就知道自己喜欢他了。

——
油桐花——情窦初开。

评论(4)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