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者自彬

爱全职,混省拟城拟,伞修or叶皓,自产帝魔bg,产原创的小透明

游记【一】

【行路上】


一大早出发,天还是蒙蒙亮的,上海那天的早上,天不是特别蓝,白茫茫的。是先去接了叔叔和两个小孩,再上路的。

别的已经记不太清楚,倒是绕了杭州城一圈记得牢牢的,当时我戴着耳机,心里默默吐槽一句:

杭州怎么那么大!


全然不顾之前开车离开上海花费的大把时间……


路上别的景色仅是一般,车后排的两个小孩子吵吵闹闹也没有兴趣去听,索性看看视频,吃吃零食,顺便补补觉。


睡了半个钟头左右,我看着窗外,是一片湖。湖水是怎样的清澈碧蓝,请原谅我离的太远是在无法形容,湖上小岛倒是看到一座,映着远远延绵的山脉,和始终白色的天空,却是另一道美丽景色。

再往前些,看到路牌,我才知道这湖名叫青山湖。

至于安徽境内的群山延绵不绝,山上翠竹青翠如画,新安江的江水是怎样流淌,何等清澈,山中白墙黑瓦的徽派建筑是如何应景。


我觉得还是慢慢来说比较好。

___________________

【棠樾景】

当我们来到黄山市,第一站,是顶顶有名的歙县。

当然,琴棋书画皆无所长的我必然不会辛苦自己的荷包去买一块对我而言毫无用处的歙砚,虽然我也知道它名声在外。


我只是过去游览、看景、拍照的。


“慈孝天下无双里,衮秀江南第一乡。”


说的,就是安徽歙县棠樾村。


乾隆皇帝您原来没有把目光都放在大明湖那里啊!

原谅我出戏的吐槽,但是母亲下一句话让我差点脚下一滑,直接与开满荷花的池塘来个热情的拥抱……


“琼瑶的《烟锁重楼》就是在这里取景的。”


琼瑶奶奶,我不想暑假离开了格格们又看见牌坊……真的。


不过,吐槽归吐槽,这里的风景对我而言的确是有巨大吸引力的。

荷花亭亭玉立,树木青葱间隐约可见古老建筑泛黑的外墙,岁月终究刻下了痕迹。


村里大道上共有七座牌坊,讲述的皆是村中大姓鲍家的故事,有趣的是,无论是从前到后还是从后到前,顺序都是按照“忠、孝、节、义”来排列的。

牌坊上的自己有些模糊,不过并不妨碍我观看上面雕刻精美的花纹,徽州三雕,果真名不虚传。


身边有一个带着团的导游,指着一座牌坊说着它的故事。

大致内容就是一位继室为夫家做了多大多大的贡献,就为她立了一座牌坊,只是上面的“节”字上下衔接不正,岔开一截,以示她继室的身份名不正,言不顺。


心里笑笑,回头再看了两眼,真是可悲……


然后就与母亲往回走……


不管是怎样的故事,总归是过去,所有的事情都已经掩埋在黄土之下,或许也只有一座孤零零的牌坊来告诉后人这个故事的零星半点。


鲍家在这个村落里是名门望族,百年世家,祠堂建造自然是格外细致。


我猜大概因为性别,所以我并未去供男性的祠堂。

女子祠堂名为清懿堂,两进的屋子,初进门对着的是一面墙,有一棵叶片被冲刷的碧碧绿的芭蕉。

绕过一面墙,里面就是清懿堂的天井。


叔叔告诉我,徽派建筑的老宅子,屋檐都是朝下的,一到下雨天,雨水便会顺着漆黑的瓦片向天井落下,形成一道道,一片片透明的珠帘,然后落在天井两边的小池子的里,再顺着池子下的小孔流到外头挖的水渠里。古人堪舆之术中,水是生财的,所以这样设计,意为“肥水不流外人田”。


屋檐高低错落,马头墙高高耸着,让我抬起头看了许久。


马头墙又名风火墙,也算是徽派建筑的标志了。想起一路前来,不管是老宅还是现代化的公寓,黄山市的建筑总有不变的马头墙,仿佛它从古代走来,在现代安家,没有改变,始终如一。这样特殊的的标识,应该就是这座曾经是古徽州的美丽城市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就这样看着,目光也顺着雨帘移到瓦当上,大抵是太高了,看不太清楚,只隐约觉得,是一些有着吉祥寓意的纹饰。


棠樾村里大约就看了这些景致,后来看到两匹供游人骑的马,乖巧的很,有些心动,然而又看见了这短的可怜的路径和被人牵起的缰绳,我不禁想到:还不如去共青森林公园呢!


倒是离开的时候,和父亲买了两顶款式相同的帽子,我的颜色浅些,戴上去的效果出奇的好。另外有看到一串手链,据说是鸡翅木的,可惜我不懂,也觉得不会是,毕竟鸡翅木不会这么常见对吧?我只觉得样子好看,颜色也是大大方方,戴起来既有韵味又好搭配衣服,心想着好【女】友【友( ̄∇ ̄)没错我是故意的哈哈哈】会喜欢,就买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