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者自彬

爱全职,混省拟城拟,伞修or叶皓,自产帝魔bg,产原创的小透明

【摄魂】端午节番外

华盟首都


穿过胡同,再转几个弯儿,两边都是些深宅大院,往前有个一两百米,就是一个七进的大院。


正门飞檐上分别挂着两个一模一样的大红灯笼,毛竹为骨,糊上红纸,下面垂着明黄的流苏。

而正门上也挂了俩灯笼,一个是宣纸做的,画着红梅,另一个亦是宣纸做的,画的么……


您瞧瞧!您瞧瞧!这画着一只小白兔也就算了,可这兔子怎么嘴上还打了个叉呢!

画风从那什么,哦,富贵大气到清新雅致也就算了,这怎么突然变成儿童画风了!


这可不是弄着玩呢您说是不是?


大门“吱呀”一声被推开了,一个小姑娘在门口探头探脑。

她眨巴眨巴明亮好看的杏眼,然后小心翼翼地探出身子,乌黑笔直的长发被整齐地用发带梳成一束,穿着件白色的吊带连衣裙。


然后……

“回来!”门内传来不轻不重地一声。

“哦。”秦蕙玦扁扁嘴,转身回来,顺便带上门。


女人坐在金属浮空轮椅上,俩腿被金属框架限制得死死的,抬得笔直笔直,再加上她穿了一件白色的棉布长裙,这俩腿活像两根一次性筷子!


徐婧翾左手手腕打了石膏,于是她动了动唯一被医生准许活动的右手,把快要滑下来那件素麻对襟外衣的袖子拉上去。



“回来。”她重复一遍,“要玩儿进三院里找郑悫去玩,外头太阳大,你小心晒黑了都没处哭去!”

“翾姨!”秦蕙玦撅起嘴,“我知道了拉啦!”


徐婧翾无奈地笑笑,右手控制着液晶屏幕,指挥着轮椅向里自动行驶。

“进去吧,一起帮忙包粽子!”

“好啊!”秦蕙玦笑道,露出两个酒窝,“我要吃蜜枣粽。”

“好。”“我要吃肉粽。”

“好。”“我要吃赤豆粽。”

“好。”“我要吃白米粽。”

“丫头……你吃的下那么多? ”“吃得下!”

_____________________

“去,拿到厨房给何璟璇。”

秦琬棣把一个白瓷碗递给郑义,吩咐道。

郑义看了看碗里,“天麻?”

秦琬棣这才回头看看他,疑惑地眨眨眼,“怎么了吗?”


郑义微微黑了脸,“我说,琬棣啊!你这是第几次开小灶了?今天早上我还看见管叔拎了只鸡进来。”

“给我弟弟开小灶,怎么?有意见?”秦琬棣双手抱胸,挑眉看他,“他是伤员!”


郑义试图把短袖拉得再上去些,露出几道小小的伤疤,“我也是!”

“你也好意思?”秦琬棣气急,“自己去厨房找何璟璇,她同意就有你的份!”

“妈的,她男朋友沈钧在她眼里地位还不如徐婧翾,我连你烧的汤都喝不到啊!”


“人品。”

“情商。”

一句话来自刚刚进三院的徐婧翾,另一句话……

是右手上着石膏,刚刚起床,从二楼房间里出来到阳台上吹风的秦琰棠。


徐婧翾是习惯了没事呛别人两句。

秦琰棠是纯属报复这个未来姐夫。


“一碗天麻乌鸡汤,班长你也是真心小气!”

“一大半都被你喝掉了,你还好意思说我?”郑义气得都快说不出话了。


就没看过这样得了便宜还卖乖的人!


他看向那抬得笔直的腿,不禁心想道这真像一双筷子,要真是就好了!他一定利落地掰断,绝对不连骨带肉,干净利落,质量看得见!


徐婧翾相当无所谓地看他,对身后的秦蕙玦道,“乖,去找郑悫玩!”

“嗯!”秦蕙玦欢天喜地。


“你要不进来?”秦琰棠对她说,“都进来好了,里面开了空调,正好包粽子。”

说完,他打了个哈欠,转身回房。

_____________________

如秦琰棠所说,内间开了空调,凉爽舒服。风朝上方打,徐婧翾心下有了计较,大约是秦母调整的,细心体贴,让人心头暖暖的。

“阿悫要吃肉粽,加不加咸蛋黄?”黎芊一手一个咸蛋,面露难色,“可是我不会挑。”

徐婧翾下意识地想抬手耸肩,可是左手上了石膏,动作顿时走形,看起来十分奇怪。

她撇撇嘴,“我也不太会,你看看蛋壳上有没有隐隐的深色的圆圈?”

“都有。”黎芊闻言仔细看看,然后哭丧着脸回答。


“她都纠结一整个早上了!”祝玥橼从面盆里拿出两片箸叶,“要我说,干脆一起敲开来然后再看嘛!”


“万一有一只还不好呢?”黎芊反驳,“你知不知道我今天早上花了好久买到的。要是还不好我还可以再拿去腌啊!”


“你今天早上出去了这么久,就为了买咸鸭蛋?”徐婧翾表示不可思议。

“首都吃咸蛋的人很少,有些甚至一辈子没有吃过。”秦琰棠一边揉眼睛一边下楼,“能买到就不错了!”

“你也不吃?”徐婧翾皱眉问道。

“你以为人人都喜欢吃吗?”秦琰棠反问。


徐婧翾冲他翻白眼,秦琰棠再翻回来。

“镜子你只有一只手能动,要不帮忙那粽叶?”祝玥橼问道,她又一只手里拿着一片芭蕉叶,在扇风。

“得了吧!”她摆摆右手,“我帮阿悫和蕙儿编彩镯,反正一只手就够了。”


“你确定?”汪妜萦一脸明晃晃的不相信。

“还有秦大少呢,嗯?”徐婧翾拽拽他的衣角。

秦琰棠看看她,左手指着自己,“你的意思是,让我这个大老爷们帮你编镯子?”

“大老爷们不是人啊!”徐婧翾撅起嘴,有点不高兴了,“哥可告诉你,「魂定」没几个男人不会的!”


“他会不会?”秦琰棠立刻指着刚从厨房走出来的郑义。

郑义郁闷了,郑义悲愤了。

妈的秦琰棠,你和老子过不去是吗?!


“不会。他是「魂定」军区「摄魂」部里唯一一个不会的,不然我还要帮阿悫编?”徐婧翾面无表情地看了郑义几眼。


“所以每年端午都要被我们嫌弃一遍。”易溟幽幽叹息道。


“够了,包粽子去!”郑义脸黑得和锅底一样……

哦,还带红,大概是因为秦琬棣在一边笑……


嗯,像秦父那把紫砂壶一样……→_→


“蕙儿要蜜枣粽,还有谁要?”徐婧翾问,她右手握住那一把彩色丝线,“有谁要说一声咯!”


“没。我和影子要赤豆粽。”黎芊说。

“我要白米粽,”徐婧翾点点头,“剩下的都要肉的?加不加咸蛋黄?”

“两个加,我和阿悫加,剩下的不要。”易溟说道,“盐少加一些。”


“要求真高。”黎芊翻了个大大的白眼。


徐婧翾已经把轮椅停在一个角落里,不妨碍他们忙碌,然后开始慢慢悠悠地编镯子。

秦琰棠闲的无聊,就跟着她一块编,只是这手艺……

略有些惨不忍睹……


徐婧翾停下,看了他片刻,做出了一个万分明智的决定。

“算了,我自己来吧!”


“那我去姐姐那儿把雄黄酒那过来?”秦琰棠对上她一双瞬间变得亮晶晶的眸子,加重了语气,“想都别想!”


徐婧翾:→_→混蛋!


“你要是顺便就连艾蒿都一起插了!”

哼!


“好啊。”秦琰棠倒是一脸无所谓。


等他走后,祝玥橼一脸求八卦的表情,问旁边的黎芊,“喂喂,让你家那位问问,他俩这是吵架了?”

“这不明摆着的吗?”黎芊往漏斗形的箸叶里添了两勺糯米,回答祝玥橼,“他们有哪一天不吵架?”

“可是今天好像吵的有点过哟!”祝玥橼眼角余光瞄了徐婧翾一眼,“镜子脸色不太好啊!”


“你们还不知道?”秦琬棣放下筷子,“昨天两个人大吵一架,挺晚的时候了,后来小棠一晚上没怎么睡,在阳台上抽烟。”

“怪不得今天起得这么晚。”易溟挑眉,“什么情况啊?”

“蕙儿。”秦琬棣侧首看看和郑悫玩得正欢的秦蕙玦,“她也该改回名字了,这点倒是没有异议,蕙儿她自己的意思是,叫刘蕙。而主席的意思是,如果不统一意见的话,可以由他们夫妇抚养。”

“蕙儿未必会喜欢。”郑义看着秦蕙玦说道,“毕竟……”


“她大多数时光是在和我们一起逃亡,而稳定下来也通常在徐婧翾老家住。”方濯伊带着厨房手套,捧着一锅鸡汤出来放在桌上,“可是……”

“秦琰棠也是看着她从小长大的。”何璟璇跟在她身后,“他与小婧最先回合,蕙儿与他们两个相处时间也最久,说实在的,就像爸妈一样了。”

“徐婧翾脚现在恢复得很好,昨天医生来看过了。原本以为她曾经脚受过伤,恢复会很困难,但现在看来并没有妨碍,也不会出现刚刚抢救时所说的最坏结果__站不起来,走不了路。而当她恢复好,就算暂时不回军区,我也是要回去的。”何璟璇说道,“什么时候回去只会是时间问题,何况她的老家在那里,所有的心血也在那里。”


秦琬棣看她,随后道,“小棠恢复以后,我就回疆山军区了,小棠肯定是继续留在首都军区的。”


“「魂定」与「魍灭」距离可不短。”易溟放下刚刚包完的肉粽。

“换句话来说,就算徐婧翾用最高时速开着最新研发的CK940,也要38分钟。”黎芊说道,“而且她……不会这样做,因为她懒。”


“其实她已经妥协了。”秦琬棣叹道,“从我们上两辈开始就接受了基因实验,成果你们也看到了……几乎完美。”

“理由应该很简单,她会妥协也在意料之中,”何璟璇分析道,“秦叔叔和秦阿姨都还健在,连你们的祖父母都身体健康,起码在这里,他们可以几乎全天候地照顾她。”


“但是总归不舍得的。”祝玥橼看了看正在认真编着镯子的徐婧翾,“当成女儿养大的姑娘……而且说白了,军区事务忙的很,很有可能……只能在每四年的中央联盟军区会议里碰面。”

“我爸妈也急呵!”秦琬棣无奈,“小棠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姑娘,他们巴不得现在……就让他们俩在一起。”


“然而一个天蝎一个摩羯……其实这并没有什么卵用!”黎芊默默地笑了,“一块是伪木头……另一块……真木头。”

“何况我看起来,没这么简单,他们现在最多仅仅是并肩作战值得信任的好友。”祝玥橼笑,“不能急不是吗?徐婧翾这次回去,沿海防线她可得好好操心了,信不信,她得有个两三年在海岸线上奔走了。”


“正好她是个工作狂,也乐得于此。”何璟璇笑,“其实这件事关键还是看蕙儿的意思。秦琰棠其实也并非硬要蕙儿在首都居住,她毕竟还是一个南方人,还是在自己家乡成长比较好。”


“那他们吵什么?”黎芊也觉得头大了。

“有关于时间长短的问题。”秦琬棣数了数桌上的粽子,把它们挑到笼屉里,“所以吵架了。”


“蕙儿,过来翾姨这儿。”徐婧翾向秦蕙玦挥挥手,“戴戴看。”

丝线编成的彩色镯子色彩鲜艳好看,秦蕙玦喜欢的不得了。


“丝线前两天就用艾叶浸泡过的,防蚊子。”徐婧翾温柔地揉揉她的脑袋,“过会儿再让阿悫过来拿。”


“我记得,她以前最讨厌小孩子……”

“楼上加一。”

“楼上加10086。”

“楼上再加10010。”

“再加身份证号码!”

_____________________ 秦琰棠前后奔走插好艾蒿后再抱起一坛雄黄酒,往三院里走去。


他望着蓝天,忽然想到那人昨晚上和他对骂的场景。


“怎么想到这个……”他微愠,“……又是吵架。”


反正吵了好几年了……也不差这一会儿……


话是这样,心里到底不痛快,这件事不解决了,他都不知道这个端午怎么过……


他私心里是希望蕙儿留在首都的,毕竟徐婧翾现在在「魂定」没有亲人,表哥和舅舅现在在「虚灵」,照顾小丫头一点儿也不方便,正好给爸妈平时弄点儿事情做。


但是……

蕙儿似乎更想回老家的样子,她和何璟璇最近关系越来越亲密,对科研这方面的兴趣也逐渐显露,而放眼整个华盟,这方面条件最好的也只有长天岛屿,他也不想强求。


还有一点……

她可以和郑悫一起上学。


小姑娘有个玩伴总是好的,毕竟年纪还小……


敢情,秦琰棠失笑,这次吵架的理由概括一下就是……


论年轻爸妈对于孩子教育成长环境的争论?


大概是这样吧……


他看了看手表,已经是仲夏了,再过一段时间,大约到中秋,她便该回到「魂定」,继续当她的一级统领。

秦琰棠笑,拍掉残余的封泥,雄黄酒他们几个很早就做了,今天正好试试味道。


到底长在北方,这个节日对他而言大约就是吃吃粽子罢了……远不比他们讲究。


他看到正在打理花草的祖父,微微一笑,走上前。


秦老先生正在剪枝杈,一盆矮子松在他的打理下看起来显得格外适宜好看,令人感到舒服。

“小棠,怎么了?”老爷子也不回头,“想帮爷爷一起弄弄?”

“得了吧,这些个东西我可不懂,您老爷子好好收拾收拾才是正理儿!”秦琰棠笑,“何况您孙子这手还没好呢!”

“手没好?”秦老先生挑挑花白的眉毛,“老爷子我昨晚睡在老地方,可这五院里不知道哪儿溜出一唱戏的,音调的是又高又利,看来是老房子了,有些不干不净的东西混进来咯!”


秦琰棠尴尬地笑着回答,“祖父,您有何指教,明白和孙子说吧!”

“我老爷子可没心思再管你们小辈的事情咯!”秦老先生摆摆手,“老头子老了,可脑袋还算活络,老爷子就和你说一句,顺其自然。”


他真的老了,孙辈都到了成家立业的年纪,眼角的皱纹细密又深邃,那双眼睛却一如既往的精神,眼神锋锐如刀,还有着往昔杀伐果决,坚毅刚正的模样。


秦琰棠被那眼神一惊,随后恭敬地点头,“琰棠知道了。”


秦老先生见状满意地点点头,放下园艺剪刀,准备到三院那棵槐树下喝杯茶。


秦琰棠望望天……


顺其自然吗?


呵,那就顺其自然吧……


他抱着酒继续前行,推开门把酒递给郑义,迎面刮来一阵风,带着草药的气味……


他抬手一接,香囊……


端午节还戴香囊?


是吗?


大概吧……


很素净的香囊,深青色的布料不是十分贵重的,却光滑平整,绣着星星朵朵的杜若。


“敢情你平时没事就帮我们做这个来了?”

他看着似笑非笑的徐婧翾,晃晃手里的香囊。


徐婧翾笑呵呵地看着他,“不然您以为呢?”


秦琰棠失笑,“你……还是说回家乡话吧!”

“滚!”


秦琰棠笑笑,看着她从角落移到大餐桌旁,然后秦琬棣盛了碗鸡汤……


给了她→_→

卧槽谁是你弟弟啊!


方濯伊从厨房端着个大盘子出来,上面是热气腾腾的各式粽子,她笑盈盈地看着他俩,道:“你们两个也别为了蕙儿的事情烦了,她已经答应了,和我回「冥回」军区,刘先生是那儿当地人,他有大部分的研究成果都在那儿的老家里,蕙儿打算过去到军校里学习,然后慢慢接手刘先生的研究,怎么样?这次你们也不用担心了吧?我也算是看着她长大了,爸妈、外公外婆、祖父祖母也可以照看小丫头,这样如何?”


秦琰棠愣怔片刻,随后狂喜,“这样最好了!”


徐婧翾笑,“还有意见?”她也不看秦琰棠,回首看了看黎芊。

黎芊正在洗手,感受到她的目光就抬起头,晃着湿淋淋的手对着她点点头,道,“送去了,前两天班长亲自去的。”


去哪儿?

给谁送?

秦琰棠没问,也不打算问了……


何璟璇无奈地看了徐婧翾一眼,清了清嗓子,“吃粽子啦!”

_________完__________

端午番外,时间在全文后,埋下几个小小的伏笔……


祝,端午节快乐……

粽子吃了吗(>﹏<)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