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者自彬

爱全职,混省拟城拟,伞修or叶皓,自产帝魔bg,产原创的小透明

【摄魂】章三 孪生与虎(下)

虞总恭喜出场!!(此处应有掌声!)

然而下一章飞越和范范也会出场,→_→还有第一章的周堇妤及她的基友氏菡琦。

可能还会有何璟璇的未来男友?(>﹏<)


哦,还有两个小朋友【这个看情况了】

以上

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西南「虚灵」军区,素有猛虎之名,主要的原因,大概就是西南军区「摄魂」部部长,有“西南明珠”之誉的陈毓玹,确确实实有猛虎一样的实力。


西南方大多已经是边陲线,是以西南军区要负责的事务繁多且辛苦,并不是很轻松的,如陈毓玹所谓的可以去看看西南秀美风景的好差事。


大约是因为西南多少数民族的缘故,陈毓玹的,军区制服底色为少有的明丽色彩,樱草色的风衣,里面是同色的长衫长裤,多用银器作为防身用的武器。


“喂喂,你说谁呢?”

徐婧翾眉梢一跳,蹙眉看向表情不太对的陈毓玹,随即将钢链搭上,手也从剑柄移到钢链处。

“专心致志啊!”郑义提醒,手里的苗刀向上直接挑飞【封魔】。

“专心致志?”徐婧翾压低声音,“我可告诉你郑义,今天,现在,事情已经越来越大条了你知道吗?再扯下去,别怪我没提醒过你,到时候刺激太给力把你直接弄个高血压我不负责啊!”


叶潇文,李斐悦,陈毓玹,还有谁是!

一个医学研发部,一个外交部兼「魂定」军区二级统领,还有一个直接是「虚灵」军区「摄魂」部部长!

让她怎么能相信,军部高层没有内奸!


“你什么意思?”郑义问,“你是想说什么?”


徐婧翾了然,冷笑道:“好啊,反正你也不信是不是?怪不得,连秦琬棣都可以不相信自己亲生弟弟,何况哥和你们几个非亲非故!”


“是故人,但是不值得相信的故人!”


徐婧翾笑,“来得好啊!玹姐!”

她握着钢链的左手向后,带动双剑左右旋转起来,整个身子也向左转至身后,正对上陈毓玹铁青的脸。

“喂!”徐婧翾仿佛根本没看见她的脸色一样,“如果地下的怪物们都出来了,会怎么样?”


“……怪物?什么怪物?”“装,你再装啊!”徐婧翾终于怒了,“你们几个做的事情当我不知道咯?”


她向后空翻,稳稳地滞留在空中,从口袋里掏出一个遥控器。

“信不信,你们敢把我们留下,哥就敢摁下去!”她威胁道,“谁死谁活还指不定呢!”


“你少来糊弄人!”祝玥橼喝道,“谁知道你这是空调的遥控器还是电扇的!以前耍我们还没玩够吗?”


“她没骗你们!”


汪妜萦从门口走进来,秀丽的脸庞冰封一片,“真的没有!”

这位外交部的美女,有“人肉测谎仪”的赞赏……


“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汪妜萦沉吟片刻,“你要是再不收手,狙击手就会崩了你的脑袋!”


“狙击手还是弓箭手?”徐婧翾笑问,“是狙击手,让他尽管来,是弓箭手,让他有本事也试试,不过失败了得出来一起玩!”


汪妜萦笑,“你猜啊!”


抬手向下猛地一挥,徐婧翾的身形也蓦然消失不见……其实还是在的,不过仅仅是少数几个隐隐约约的残影。

子弹打碎了玻璃,却并没有命中人体……


徐婧翾打开军靴底的暗扣,整个人倒挂在天花板上,“影子,还有……”


“咻”的一声,尖利刺耳的声音伴随的是徐婧翾骤然变了的脸色和汪妜萦笃定的笑容。


徐婧翾一只脚狠狠地往天花板一踏,声音之大让黎芊和陈毓玹以为天花板会这样掉下来。

她借力,声音从背后而来,她便向左侧退去,右耳处濡湿温热。


流血了……


“【单刀双剑一对枪,玉笔银针赤金弢。】,今天是到齐了?”

徐婧翾以开玩笑般的口吻说,“诶!代五毛,出来啊!”


“就该一箭弄死你!”代贵弢骂骂咧咧地从窗外一棵高大的香樟树上翻下来,从打碎的玻璃窗那儿跃进来。

徐婧翾右脚前方是一只乌木白翎箭,而代贵弢身上背的,是一把赤金弯弓,雕刻的花纹和文字……

看不懂,真心看不懂!


东北「空鬼」军区「摄魂」部部长,代贵弢。

同样是白色衣服,「空鬼」的,则大有白个彻底的意思,除了他背的那把太夺人眼球的弓之外……剩下的都是一片白,连花纹花边都没有……


“嘿。”秦琰棠和秦琬棣同时停手,秦琰棠甚至还挥手和他打了个招呼。


“嗬,您也来了?”代贵弢的语气听不出来情绪,徐婧翾脸色微微一趁。

“啧啧,”她似是感慨般,“一个一个的,都像赶集似的,逼我的哟!”


她与秦琰棠对视一眼,当机立断地摁下按钮。


地下传来巨响,轰隆的声音以及爆炸波震得人五脏六腑都不舒坦,徐婧翾和秦琰棠却像没事人一样站在那里。

“该死的!长天岛屿会被炸沉的!”秦琬棣倚着枪杆怒喝,“你们疯了吗?”

“天华计算过的,放心就这么一点儿,不会沉,只会把一些掩盖在地底下的东西给显露出来!”秦琰棠笃定极了,一边的徐婧翾手不离剑,生怕有人突然发难。

说白了,就是怕秦琬棣突然对秦琰棠下手!


人家孪生关她屁事,该动手时她从不含糊,要是秦琰棠心软她就两个一起组特!


叶潇文和陈毓玹脸色刷白刷白的,活像见了鬼了。

也是,天大的秘密就这样被发现,那可不是随便的惩罚就可以过去的。

徐婧翾心情大好,这样的表情,震惊的面容……

真像自己十八岁的蠢样!


那么,十八岁不到一些的徐婧翾敢逃,敢闯,快二十四岁的叶潇文和陈毓玹……


你们要怎么做?


哭诉自己委屈被陷害?

还是逃到西盟或是北盟?


不管如何,都是弃子!


叶潇文狠狠地盯着笑容肆意张扬的徐婧翾,混蛋!她算计好的,从一开始就算计好的!


徐婧翾冲她挑眉,要来就来啊!


她侧首看看秦琰棠,使个眼色。


秦琰棠:走了?

徐婧翾:你还打算留多久?信不信过不了五分钟,就有军区的支援了!到时候怎么走!

秦琰棠:「魂定」怎么说也算是你的地盘,你会没有后手?好歹几年了是吧,战场也上了不少了,你会没有自己的人?

徐婧翾:……你打算怎么样?

秦琰棠:叫出来玩玩?

徐婧翾:→_→滚!哥的兄弟,不随便玩!

秦琰棠:叫出来认识认识嗬!

徐婧翾:→_→女的!


她翻了好几个白眼,秦琰棠发现她眼里的血红有些褪去了。

徐婧翾并没有发现,她眯起眼眺望,终于看见了,跨过江面和海面的陆地上,闪过的一瞬红光。


“走!”她脚下急冲,瞬间跃到窗外,秦琰棠跟在她身后。

“想走?”陈毓玹冷笑,跟在徐婧翾身后,半空中直接开打。

“陈毓玹,你那颗泪痣那么红,”徐婧翾也索性彻底撕破脸皮,阴狠地一脚直接侧面冲她太阳穴来上一记鞭腿,“是血染上的吧!”

“那我可说不准!”陈毓玹笑容阴冷,长长的指甲几乎要把徐婧翾的胳膊掐出血来,“「魂定」的蠢货倒是有一些的!”

“是吗?”徐婧翾趁机向下看去,“嗬!谁把叶潇文的东西转移走的?不会是你,李斐悦?”


“你猜啊!”陈毓玹一脚猛地踹向徐婧翾的左腿膝盖骨,同时,她左腿胫骨传来一阵剧痛。

徐婧翾向她扬扬军靴头的一根长而细的银针,硬生生地受了她一脚。


“往人伤疤踢,不厚道!”徐婧翾讽刺,顺手比个手势让秦琰棠先走,“太过分了哟!”

手架上陈毓玹袭来的右掌,另一只手反手一个耳光扇到她脸上。


手心和皮肉接触的感觉让她愉悦极了。

“看来,你今天是要和我拼个你死我活咯?”陈毓玹怒极反笑。

“是你死和我活。”徐婧翾笑,【夜葬】握在左手,反手横向割喉。

“呵呵,你真是笃定啊!”陈毓玹冷笑,“「魂定」的支援很快就会到了啊!”


徐婧翾割喉不成,右手【封魔】往她头顶就是一剑。

“秦琰棠呢?丢下你走了?”陈毓玹侧首,抬手击向徐婧翾肋骨。

“他敢?”徐婧翾觉得好笑,收左手,【夜葬】挡着肋骨,高抬腿破开陈毓玹的桎梏。

徐婧翾腿高抬过头顶,重心后倾,向后空翻,陈毓玹抬起头避过她的脚。


_____________________

“喻雯懿?”

秦琰棠问这个在陆上等着他的女人。

喻雯懿把鬓发捋到耳后,“徐总呢?”

“和陈毓玹缠斗呢!”秦琰棠回答,他盯着喻雯懿,“你是她的……”

“同学,不算下属,仅仅是朋友。”喻雯懿回答地爽快,“但是呢!她要帮忙,那我就帮帮她!”


“借一下枪。”秦琰棠说了一句,从她口袋里掏出一把军用常见的激光粒子枪,转身对准徐婧翾左耳侧,然后在喻雯懿的惊呼下扣动扳机。


“砰”


一支乌木白翎箭被激光从中打断。


“代贵弢!”秦琰棠向后把喻雯懿拉过来,枪口对准她的太阳穴,然后拉高音调和声音“你大可试试,是你的箭快,还是我的枪快!”


“该死的!他拉住了喻雯懿!”代贵弢闻言愤愤丢下夜视镜,“他想干什么!”


叶潇文的折扇对准何璟璇,“他们可是丢下你了!”


“你确定?”何璟璇歪着头冲她笑,“我不是文职人员。”


“别看不起文职人员哦!”祝玥橼笑,摁下耳机的按钮,“一级警报,长天岛屿附近海域封锁,陆上封锁,我要让这儿一个病毒都过不去!”


顿了顿,她又说道,“通知「摄魂部」全员出动,成功了部长准三天假期,不成功,全都滚去海边捕鱼!”


郑义看她,“我有说过吗?”“现在有了!”


何璟璇噗嗤笑道,“喂喂!「摄魂」部全员出动,就可以抓到了?”


“你未免太小看我们了!”何璟璇把玩手里一根银针道。


秦琬棣蹙眉看她,“你似乎搞错了一点。”


叶潇文狰狞着一张俏脸看着她,怨毒道:“「摄魂」部,指的是全联盟六个摄魂部,包括现在一共十八位一级统领!你还认为他们能逃出升天?”


毁了她的实验基地,她要他们三个死无葬身之地!她要把徐婧翾和何璟璇一刀一刀地剐成碎片,她要活体解剖然后把器官泡在福尔马林里!


何璟璇脸色终于变了……


她笑道:“军队里有郑义你们这样的,毫不知情听从命令的人,也有内奸的人,就不许我们有了?来了,不是更好吗?”


她笑,腰上被什么东西扯了一下,被带出窗外。


她对着微型通讯器道:“来支援。”

“几个人?”

“一起过来吧!见机行事,记着带上老莫老常和天华一起行动,确保万无一失!”何璟璇吩咐道,然后沉默一会儿,“辛苦你了。”

“辛苦什么啊!哥好几个可是等着你们这些不省心的家伙回来啊!”男声爽朗笑道,然后叮嘱,“小心些,别离开徐婧翾那家伙太远!”


何璟璇微微一笑,“嗯。”


她回首看到追赶而来的郑义和秦琬棣,前方的「魂定」灯火通明,看来援兵要来了。

她低低笑……


鹿死谁手还未可知!

至于叶潇文她们,何璟璇笑容满面,等着吧!


她也很想活体解剖的,真的啊!


评论(8)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