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者自彬

爱全职,混省拟城拟,伞修or叶皓,自产帝魔bg,产原创的小透明

道长你看的到吗?

唔……发点……自己的故事。
一开始是个萌新菜鸡(捂脸)会肝会氪(但不会用到刀刃上),好在人比较傻,总是从最实际的来,修为也不水【Orz】还算有的玩。
是一次天下会武野队认识道长的,他刚刚自己开了帮派,四处招人。当时我的帮人很少,一个团队【最多了】的活人,但是大家关系都不错啦,基本都能苟上排行榜末尾,势力战成绩也还行,帮战只要人数不碾压也会赢。所以我拒绝了。
第二次,是打侠士麻衣,那个时候还有bug可以卡,我第一次打添了不少麻烦,道长也没骂人,待着我们打过了。后来又一次问我去不去。我终于认识了榜一大佬,跟着他去了他自己开的帮派,和一群志(特)同(想)道(搞)合(事)的小伙伴玩的很开心,也苟上了排行榜中游,同理,我又一次拒绝了。

后来老大a游了,帮派也走了很多人,我丧了很久,却坚定自己要留着,最终却没想到,会因为一些人的行为举止被气走,去了师父的帮会。
第三次,道长你找我,问我来不来。

我一直想找个道长做西皮,一个是因为游戏会有意思,一个是因为可以小小的监督一下我学习【Orz】,我认识了很多道长,但都没想过找熟人,或许是因为觉得认识了就是兄弟,或许是因为自己害怕说不定哪天就走了。
我想装傻,可是大家都不傻。

道长最后说【把你当成宝你不要】

对不起啊道长,我有点虚,也怂……因为没有怎么聊过,所以骨子里想躲开。

今天在江南遇到一个大师,我在钻茶馆那儿的传送点,几次没卡进,大师问我【姑娘可是迷路了】

我回帮派了,谢谢了那个大师。大师问我可有情缘,我想了想,把这件事笼统的说了说。

应该有的,可是来不及了。道长,你想把自己卖出去了啊……称谓我还是看得到的,也侥幸,我们都没有删号

最后祝了大师早点找到棒棒的可爱的师妹,我慢慢的敲下字。

如果还可以看到道长你,我应该愿意组西皮吧。

包里还有一个念念不忘……

不过应该没有必有回响了。

第一次看到你的修为觉得很厉害,想追上去,也成为聚聚
现在我也破万了……

如果你看不见,希望三次元一切平安owo
算不上什么缠绵悱恻的感情,就是有一些遗憾和那么点的后悔。
幽兰和皓月祝你前路坦荡,一切平安。

清和风一树碧情(绿服)owo有没有同门的师兄师姐师弟师妹来找我玩哇⊙∀⊙!
高三狗……每晚固定做完日常和集体活动(在线砍人(不!))--帮战和风云志之类的才下线,非常话痨但是人又很怂希望各位能够关爱这只暗香Orz
人生目标是不给大佬拖后腿≧〔゜゜〕≦

求勾搭一个同门或者道长owo,加个好友就行(看到没有多怂owo)私心打了cptag,如果有需要可以说,乖巧会删除哒!

ID南笺言彬,顺便替村长打个广告(喂!)榜一大佬兼暗香帅哥建帮寡妇村(捂脸),诚招各位小哥哥小姐姐来咯!人都超级好哒ฅ(*`ω´*)ฅ

超级难受啊……元宵节剧情里,先是下意识的糖葫芦,又是熟悉的汤圆,萧居棠启蒙到现在好几年的字谜都记得清清楚楚……你怎么就这么招人疼呢蔡师兄……
明明就是个长情的人,才会时时刻刻念叨着的吧……

来一来看一看,蔡师兄迷妹给各位爸爸跪了

有没有大佬知道武当剧情是永乐几年,蔡师兄在金陵点香阁剧情的时候距离离开武当多久了qwq
开坑需要,求各位大佬告知(不然就只能放飞自我了)
顺便求萧疏寒掌门的岁数(最好有年份)……掌门貌美如花(被打),英俊潇洒实在看不出年纪……

我爱蔡师兄ʕु•̫͡•ʔु ✧
新年抽到了萧掌门的问候,突然很想给蔡师兄也听一下。

这一年辛苦你了,
新的一年一切都会好起来。

求各位师兄师姐大佬答疑解惑(给您跪下了)

和想女票的NPC性格相似百分比越高会有什么好处发生吗???(='_'=)
还有……武当的少侠们,你们地图上那个神(就)秘(是)香(皇)客(上)……有没有人刷过好感呀?会有什么有意思的事情咩?

求大佬们闲暇之余帮助我这个菜鸡咸鱼(给您送fafa)

想为tag做贡献(*˘︶˘*).。.:*♡

当年被杏花明灭大大的Butter拉进叶皓的坑

所以说……第一届世邀赛结束中国队夺冠后夏休期的时间点

古堡住宿真人秀节目

皓皓个人单方性转高亮!!!!!!『含有私设』

HE保证『跪下』

勾搭到太太了!!!!!!!!!!!!

来自迷妹的激动\(≧▽≦)/

叶神生贺!!
男神生日快乐!!(ノ≧ڡ≦)最帅了呢

『伞修』君不见(1)


『叶修单方性转!』

『翔橙』出没,二翔是个傲娇『喂』处于暗恋的大男孩呢『有点萌』

叶修减肥『哪里不对』成功后转变成美女,究竟是科技的发展还是曾经联盟众人集体眼瞎?

以上没问题的话,那么就开始吧。(๑•̀ω•́๑)

——
瓢泼大雨还在不停下着,银色的雨丝连成一片又一片的雨幕,重重地甩在建筑物的玻璃幕墙上,洗刷了一大片后又无情地落下,溅起一大片水花。

雨雾弥漫,远处的青山都仿佛是朦胧中的仙境,一幅水墨画。

什么时候了……

我在哪里……

还能活下去吗……

人来人往,都是急匆匆冒着大雨准备赶回家的上班族,又有谁会在意,蜷缩在楼与楼之间的夹缝里,淋着雨,蹲在墙角的一个孩子。

冰冷的雨水泼在脸上,乌黑的发丝凝结凌乱成一片,紧贴在苍白的皮肤上,不住地顺着脸颊淌着水。湿透了的衣服清晰地勾勒出削瘦的脊背线条。

叶修清楚地知道自己在发高烧,可是她能做的,只有把头埋在臂弯里,或是仰起头靠在墙壁上,一边担忧雨水让她的病情加重,一边无法控制地渴望降低脸庞上那仿佛要烧起来的温度,一边因为寒冷虚弱而发抖。

她没钱,叶父在她离家出走后的第一天就把叶母以前给她的借记卡冻结了,随身的钱早就没了。

谁知道叶秋就塞了那么点钱在包里!

混蛋弟弟,我要是客死他乡,一定都是因为你蠢害得!

其实叶修只要从登山包里把破的不能再破的一个二手的手机掏出来,打一个电话。

只要一个电话,她就可以回到北京的叶家,就可以躺在大床上,盖着柔软的被子,放松而舒适地休息,享受她能够享受的一切物质待遇。

可是她不愿意。

她还没有证明自己,所以她死也不要跟老头子示弱。

“叶修和叶秋长得倒都随了庄菁,只是叶修丫头这脾气和她爹真是如出一辙,一看就是亲生的。”

爷爷您说得真对。

叶修迷迷糊糊地想,身子一歪,脸和冰凉的水泥地亲密接触。

岂是一个爽字了得。

她四肢发软,连支起身都做不到,无力地喘息着。

完了。她心想,还没证明自己就要挂了。

京城叶家的大小姐离家出走,因高烧不退客死他乡。

不错不错,标题够长。

叶修自暴自弃地想到。

雨好像停了。

叶修在昏沉中闪过一个念头,可是地上水塘里的一圈又一圈的涟漪告诉她,并没有。

她的耳边传来一个温和好听的声音。

“你怎么了?要不,先和我回去?”

叶修艰难地抬起眼皮,她没钱,真的,拐卖也没用,她吃的多做的少。

然后,她感觉到自己的手臂被人抬起勾在脖子上,湿漉漉的脑袋靠在干爽温暖的胸膛,一只手从膝弯穿过,把她轻松地抱起来。

喂!
叶修急了,然而疲乏的身体不听使唤。

那个人的声音断断续续地传入她的耳朵。

“伞……撑好……对,把包拿来,给哥哥背上。”

“沐橙别被淋到啊!”

“我叫苏沐秋,有一个亲妹妹,现在都是孤儿。你叫什么名字?”

叶修脑袋里闪过的最后一个念头就是……

现在的人贩子都把身份信息搞的这么完善了?走苦情路线?!

——

叶修醒来的时候,窗外的雨还在不停地下。

只是不再是十五岁杭州的那场雨。

是二十九岁,北京夏天一场再普通不过的暴雨。

叶修看了看床头柜上的闹钟,已经下午了。

昨晚和她的倒霉弟弟叶秋一起熬夜,只不过她是帮兴欣同蓝溪阁抢Boss,叶秋是做公司营销报表。

想一想今天一大早就得赶去公司的叶秋,身为姐姐,叶修由衷地在心里给他点蜡,感情真切,不带一丝水分。

她揉揉凌乱的中长发,十分不讲究地披上十分讲究的睡衣外套,吸哒着拖鞋,去洗手间刷牙洗脸。

等她下楼看的时候,家里只剩下他们家前几个月刚领回家养的一只边境牧羊犬了。

“哟,只剩你陪我了啊。”叶修打了个哈欠,端起桌上的豆浆进厨房热一热,嘴里叼了一片面包,含糊不清地说道,“程妈出门买东西了?那你饭吃了没啊?”

“嗷呜。”

“这么可怜啊,估计没有。得,哥也没吃饭呢啊!你自力更生吧。”

狗:没想到你是这样一个主人。

叶修没事儿干的时候似乎永远睡不够的样子,和以前一个模样。

不过还是有那么一点点的变化的,比如说:

在地摊上十几块钱买来的一件不合码的衬衫,变成了叶母在商场里几百块甚至几千块购买回来的品牌衬衫,合身的。

原来随便剪的,像狗啃似的发尾,在进一次发廊后变得好看许多,虽然叶修看不太出来,叶父和叶秋也是。

再比如说:
因为那位新成员,多多,叶修的身体状况得到了显著改善。

之所以叫多多,是因为……

“艹,即使身为一条狗,你也太多动了一点吧!”叶修在第一次遛狗回来后气急败坏地骂。

就是这样。

因为多多同志锲而不舍且只要叶修遛狗的行为(还有凡遛必跑的举动),叶修的小肚腩下去了。脸也不浮肿了,再也不虚胖了。

带来的成效有以下几点:

从此脱离战五渣,升级成有微弱战斗力的战十渣。

肚腩不见了,胸部变得明显了。『等一下!』

最重要的一点是,

脸不浮肿了,所以联盟第一脸T『的那张脸』从此消失了。

死鱼眼消失了,脸变小了一圈,虽然说原来叶修就和难看沾不到边儿,但一瘦下来,和叶母温婉清丽的容貌更像了。

“啧啧。”叶修还是那张成为永恒经典的嘲讽脸,发了条语音。

“黄少天,有本事把Boss抢回来啊!”

然后不顾炸了的群『和黄少天』,慢条斯理地喝豆浆。

手机一阵震动,叶修挑眉,看到了苏沐橙的来电显示。

“喂,沐橙啊。”她一边放碗一边说道,“什么事儿啊?”

“要来北京?!”叶修手一抖,手机差点滑水槽里,“不是,兴欣和微草什么时候有活动了,我怎么不知道?!”

“诶,叶修姐你不知道吗?嘛,不是和微草啦,虽然王队也在。”苏沐橙疑惑。

“不是?”叶修一愣,然后义正言辞,“义斩也不行,楼冠宁要是想勾搭兴欣的妹子,看哥不弄死他!”

“游戏里?”

“现实里。”

“好啦。”苏沐橙在上林苑的房间里笑弯了明亮的大眼睛,“叶修姐你就别猜了。到时候不就知道了吗?”

“好好好。”叶修叹气,“你就瞒着我好了。到时候带你玩哈。”

“嗯!”

——
书房

“什么?!国家队领队!”

叶修难以置信地睁大眼睛,和叶父对瞪。

“瞪什么瞪!坐下说话!”叶父严肃地说道,“把你的眼睛收回去!”

“我不去!”叶修第·不知道多少·次和叶父杠上,“老头,我回来可不是为了再出去的啊!”

“我现在让你出去!这是小事吗?!这是国家荣誉!电竞总局的局长亲自打电话给你爷爷,老爷子点头了,再打给我,现在我们都同意了!你不是职业选手吗,有这样的机会怎么就怂了!”

“是已经退役的职业选手!”叶修回瞪,“你是打算让我再重出江湖?”

“领队!不是队员!你只要负责指导和全队计划就可以了!非特殊情况领队是不用出场的!”叶父拍拍桌子喊人,“叶秋!”

门被叶秋推开,“诶,爸。妈已经把姐姐的东西理好了。”

“叶秋!”叶修瞪着那张和她无比相似的脸,你个兔崽子敢卖了你姐!

叶秋不甘示弱回瞪,就卖了你咬我啊!

“打包,把她送到联盟订的宾馆里,”叶父盖棺定论,“不管你同不同意,给我出去继续……”

“荣耀。”叶修无比顺口地接上话,然后狠狠地敲了下叶秋的脑袋,“知道啦老头子。我可是职业选手。”

——
“原因真……”方锐嘴角一抽一抽的。

“扯淡,别忍了,想笑的都笑出来。”叶修瞥了他一眼。

话音刚落,会议室被铺天盖地的笑声淹没了……

“哈哈哈哈哈哈叶不修笑死我了!你被你爸妈扔出家门了哈哈哈哈哈哈!”以黄少天为首,最为响亮。

对此种行为,叶修……
“呵呵。”

“情况叶神都说清楚了。”喻文州温和地微笑,把话题拉了回来,“那么,叶神你知道集训地点在哪里吗?”

叶修嘴角一抽,“呵呵,具体情况未知。不过嘛,由楼冠宁楼少倾情赞助,过会儿见了掌声响起来,道个谢啊。”

“散了散了。”她挥手,“明天下午正式开始集训,接下来你们把资料整理一下,等晚上义斩来人接我们。”

叶修把一打资料叠齐,塞进文件夹里,头发为了省事儿用夹子夹起来,这还是苏沐橙拽着她的胳膊才避免叶修好不容易留长的头发毁于一把美工剪刀。

苏沐橙满意地看着叶修清丽的侧脸,结果就是没注意自己的脚被桌角绊可以一下,整个人都往一边栽过去。

“沐沐!”“沐橙!”

楚云秀和叶修的声音同时响起,一样的惊慌焦急。

苏沐橙紧闭着眼,做好自己重重摔一跤的准备,然而一只手突然一把搂住她,栽倒的趋势突然停止,而手带来的拉力让她身子不稳,急忙抬起手撑在那人的胸膛上。

“下次小心啊,走神也走的太厉害了点。”

诶诶?

苏沐橙睁开眼,正好看见不远处周泽楷担忧的眼神和急忙冲过来的楚云秀和叶修。

“孙翔?”苏沐橙有片刻的惊讶,然后向他道谢,“多谢你。”

孙翔松开手,挠挠头发,退后了几步,把位子让给了叶修。
一米八五的帅小伙撇了撇嘴,极轻声地说道,“女孩子小心点啊。”

苏沐橙对着正在说她的叶修吐舌头,楚云秀狠狠地揉着她的长发。

没有人听到,除了周泽楷。

他上前拍了拍孙翔的肩膀,“走吧。”

“嗯,队长。”

周泽楷走在他身后,侧头看了看巧笑倩兮的苏沐橙,再看看他家战队的吉祥物,最后看了一眼护妹狂魔叶修,深深地觉得孙翔的道路还很长。

叶修眼角的余光把周泽楷的变了几变的表情尽收眼底,心想小伙子到底比她小了几岁,就这点本事难不成以为她看不懂?

她看着毫无知觉的苏沐橙,心里长叹口气。

妹子长大了,也该谈个恋爱成家了。

她透过玻璃窗,眯着眼睛看着室外的阳光灿烂。
沐橙长大了,你看到了吗?

叶修摇摇头,他怎么可能看到呢?

南山那么远。

他们之间隔开的,又岂止是南山和北京的距离?

敢情,你是逼着我终身不嫁了啊,

苏沐秋大大。

——

弱弱问一句,要是用奇迹暖暖做老叶的人设会不会被打『主要是妆容方面哭唧唧,嘲讽脸究竟用北地英姿还是佳期如梦。『此人已疯不要理她。』』